雷桑格尔

窥屏表白专用号

今天看了朋友圈转发的关于抄袭的文章

其实我是个马甲:

脑子里蹦出了宋玉的一句话:




其曲弥高,其和弥寡。




乐曲的意境越高,理解的人便越少。




虽然目前来看,很多抄袭的人名利双收,但个人认为抄袭危害不仅仅是伤害了大部分文艺创作者的激情和利益,从某种程度上也将人类大脑思考的能力带入了死胡同。




脑子这东西,越用就越厉害,越不用就越退化。




曾几何时我也是被抄过的人啊,可惜抄我的很多人最终都没办法抄到最后,因为我总喜欢结局神补刀,击碎万千玻璃心。




记得几年前有个微博小伙伴在我一篇小说完结后告诉我有人把你在贴吧的东西原封不动搬到了微博,那篇文之前有一段时间因为电脑和翻墙问题停更了,那个人便都删了并说是没有灵感了。




其实它不是怕被人发现,而是被我文章的结局吓到了,因为我给了一个所有人都想不到的结局。




我喜欢写精神病,喜欢文中文,喜欢因果报应,还喜欢讨论些社会边缘的问题:比如司法的‘不公正‘性,民意的‘恶意’,变装皇后异装癖之类的事情。




抄袭的人往往最终会迎合最受欢迎的‘大众’路线,日本的‘轻小说’和中国的‘网文’都是这个路线,外加美国‘好莱坞’,观众想看什么我就给你写什么,我让你边吐槽还觉得看得爽,不用脑子也能看明白。




但是高冷如我,几乎不会为了读者而改结局,顶多来个双结局而已。因为我本来就不靠这个赚钱,我现实中有比这重要得多的事情。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我国的版权保护法也在逐步完善。




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就在一个多月之前偶然翻了同学的朋友圈,还看到中央美院一组毕业生作品原封不动的抄袭了我们学校一名校友的东西,被人毫不留情的挂了出来。




这个世界的圈子太小,前脚认识一个人,后脚就发现你周围的人都认识他。抄的了一时,抄不了一世。




我想,对很多跟我一样的人来说,写文的最大乐趣是诚实的表达自己的内心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感受。




至于什么‘厚黑学’,‘人心叵测’类的东西我既是知道,只不过不想去探讨。别人怎样跟我无关,我做好我该做的事情。




人嘛,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权,要不就是为了心情舒畅。



评论

热度(27)

  1. 雷桑格尔其实我是个马甲 转载了此文字